「拚经济、发大财」不只靠有形!你我都该了解的「无形经济」

「拚经济、发大财」不只靠有形!你我都该了解的「无形经济」
图片来源:pixabay  整理者:商业週刊编辑处

投资对任何经济体的运作都至关紧要。站在经济的角度,投入时间、资源和金钱以在未来生产有用的东西,是企业、政府和个人的重要行为。

最近数十年间,投资的性质出现改变。这种变化不是受资讯科技影响,新投资主要不是机器人、电脑或硅晶片方面,虽然这些东西全都发挥了辅助作用。

茁壮成长、势不可当的投资类型是无形资产,包括构想、知识、软体、品牌。

我们来看多数人熟悉的个领域:超市零售业。如果你身处四十年前的自助超市,你会觉得它显得老旧,但也不会认不出来它是超市。四十年前的超市是摆满了货架、冰箱和冰柜的巨大空间,一如现在。

当然,超市业的有形资产四十年来已经有所改变:店面形式改变了(有些变成了大卖场并迁往市郊,有些大幅缩小店面并留在市中心),收银台採用了更多电子设备,有些超市甚至採用自助付款方式。但相较之下,超市的无形资产变化更大。

到了一九八○和九○年代,超市利用电脑化系统管理供应链,显着提高了这个产业的生产力。超市开始投资于以下方面:複杂的订价系统;雄心勃勃的品牌和行销专案(包括推出各种自有品牌商品);细緻的业务运作流程和系统,并培训员工遵循标準程序;以及各种方便门市和总部追蹤绩效、平衡库存、规画升迁的管理系统。

除此之外,这个产业也出现了许多非常倚重无形资产的公司,例如线上零售业者FreshDirect和Ocado(它们以软体取代门市),以及帮助超市处理资料的公司,譬如熟客资料专家DunnHumby和LMUK。

快速成长的科技公司是无形资产最密集的企业类型之一。其中一个原因是,软体和资料是无形的,而随着电脑和电讯技术日益进步,软体可以做的事愈来愈广泛。但创投资本家安德森(Marc Andreessen)所讲的「软体吃掉世界」(software eating the world)的过程,并非只是与软体有关,还涉及许多其他无形资产。

想想苹果公司的设计和它无与伦比的供应链(苹果因此得以推出优美的产品,迅速满足市场的巨大需求),或共享经济巨人如优步(Uber)和Airbnb建立起来的司机和屋主网络,又或者特斯拉(Tesla)的製造能力。

软体、研发和新产品开发是投资,这观念对许多人来说相当符合直觉。另一方面,行销、组织资本(organizational capital)真的是投资吗?有些人认为行销,尤其是利用广告建立品牌的作业,不过是企业之间的一种「零和游戏」:如果我的品牌市占率上升,你的品牌市占率就下降。

有些人认为花钱在组织发展上会製造出更多繁琐的程序和无谓的工作。这些批评都有一些道理,但不足以使这些类型的支出失去成为投资的资格。

先讲品牌经营是零和游戏这说法(例如可口可乐和百事都致力经营品牌,结果只是令两家公司的市占率此起彼落)。这说法本身不妨碍相关支出成为一种投资。投资是会产生长期资产的活动。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购入新飞机、抢走英国航空一些生意,没有人会说美国航空此举不是投资。

关键在于:A公司的投资是否导致B公司的资产贬值?如果后者的资产贬值刚好抵销前者的投资,则对整个经济体来说,有效投资净值是零。

虽然至少有些广告支出很可能涉及企业之间的直接竞争,所有广告对业者产生的作用刚好互相抵销,显然是不大可能的事。此外,至少有些广告应该能嘉惠其他公司,因为拜这些广告所赐,消费者知道市场上有这种产品,而非仅知道卖广告的公司之产品。

二○○○年之前,奥地利会对广告课税,而各地区的税率并不相同。二○○○年,奥地利将全国广告税率统一为五%。因此,奥国某些地区的广告成本增加,某些地区则减轻。如果广告只是一种零和游戏,税率调整理应不影响企业的广告支出。

毕竟如果企业的广告作业只是一种不能落后于人的「军备竞赛」,它们会因为竞争而被迫花钱在广告上,无论广告税率如何。但事实上,企业的广告作业有所改变:在成本增加的地区,广告减少了;在成本降低的地区,广告增加了。整体而言,奥地利的广告增加了,商品价格降低了。由此看来,广告增加促使消费者以较低的价格买进更多商品;消费者掌握的资讯很可能增加了,市场运作改善了。

反对将组织发展视为无形资产投资的理由,通常是这种活动不能产生持久的资产或根本没有价值。但是,现实中显然有企业建立了管理有方、绩效出色的强健文化,而建立和维持这种文化需要投资(必须投入时间和金钱);这些公司比文化较逊的公司更有可能成功:想想丰田的持续改善(kaizen),或是奇异公司(GE)的六标準差(Six Sigma)。我们知道,创新往往涉及投资在组织变革上,例如建立新业务部门负责销售新产品线。

我们来想想:如果无形资产愈来愈多,而且在经济中变得比较重要,哪些类型的人可以因此得益? 在无形经济中,充分利用外溢效应和综效的能力非常重要。心理学家的研究显示,经验开放性较高的人比较有能力做这种事。

或许这是因为他们比较擅长将不同的构想和人联繫起来,而如葛拉瑟和珍雅各指出,这种联繫对城市中的经济奇迹非常重要。或许创意和创新要求我们对各种构想持开放态度(有证据显示,较高的经验开放性对从事创新和创意工作有帮助)。

由此看来,川普、英国脱欧和一些民粹运动的支持者与对立者分歧扩大,可以有一种新解释。这些支持者往往有某些共同的基本态度,例如支持传统主义,以及经验开放性较低。

但他们发现自己身处这种经济体:因为无形资产愈来愈重要,心理特徵和价值观体系与他们不同的人愈来愈占有优势。川普当选和英国脱欧背后的文化因素,因为经济因素而强化,而这些经济因素源自无形资产崛起。

【书籍资讯】
《没有资本的资本主义》

「拚经济、发大财」不只靠有形!你我都该了解的「无形经济」

上一篇: 下一篇: